!DOCTYPE html> 第八百五十一章 做一回举世无敌的剑仙_仙朝_修真小说_万博聊天
夜间
落秋中文 > 仙朝 > 第八百五十一章 做一回举世无敌的剑仙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https://www.xianghong26.cn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看了几眼那烟尘四起的前方,沉默了一会儿,便转身返回关隘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城头上,已经齐聚了三位千秋境,看着前面那一片烟尘,各自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笑眯眯道:“二十人,你我三人,一人七个便少一个,一人六个便多两人,实在是有点难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神色木讷的中年男人道:“既然分不均,我便多对上两人又如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另外一个老人皱眉道:“为何不能是老夫少杀一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人各自说完这句话,都哈哈大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踏入千秋境多少年了?大概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了,只是有一点他们都心知肚明,那就是此生再也没有可能再往前走去,成为千秋之上,云海之中的人物。所以即便在关隘里枯坐这么多年,也其实没有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都是千秋境,以一对一或许还有胜算,一人要面对六人七人,自然只有死路一条,如今蓝玉关内虽然还有大阵在,但大阵破开,他们难免就要去迎接死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谈及死亡,他们却不觉得如何可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概是早就想到有这一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战大战,打来打去,老夫真是有些厌烦了,今日做个了结便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须发皆白的老人忽然道:“有酒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早多少年就不喝那些玩意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木讷男人说道:“临死之前,想要风流一回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老人怅然道:“总不能让那位剑仙把我们看扁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他说这这话,须发皆白的老人看着没有走上城头,反倒是在一处屋顶盘坐的谢宝山,朗声问道:“敢问谢剑仙,何时出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眯了眯眼,他的膝上横放着那柄锈迹古剑,此刻锈斑正在一点点脱落,这位为了寻剑来到这边,便恰巧碰到一场大战的剑仙,淡然道:“有可能一直都不会出剑,也有可能你们死后,我便出剑,都是说不准的事情,问这个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老人哈哈大笑,“原本以为还能在死前看一看谢剑仙这无双一剑,如今来看,没福气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木讷男人插话道:“可以去黄泉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看了一眼那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男人,神色淡然,这个男人他知晓,与他同姓,名为谢意,早些年也算是有些名头,踏入千秋之后,便上了战场,虽说没能死在战场上,但也造业没有离开,这些年来,一直坐镇蓝玉关,不曾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身边两个老人,其中一个是浮梦山的一位太上长老,叫做关天雄,也是破境无望,才想着来到这边的,踏上战场,他倒是前前后后经历过几次大战,但都侥幸未死,而后便鲜少再踏足战场,直到如今,战事已经到了自己眼前,容不得他不出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另外那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则是一个散修,名为白望,出身贫寒,从未有什么大仙山在背后支持他,他能够走到千秋境,全凭自己毅力,但也花了足足数千年时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后自知破境无望,留下传承之后便踏足战场,一待便是很多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在这里战场上选择留下的,即便不是那些出自大仙山的修行者,就肯定是曾经名动一时的大人物,他们当年也有属于自己的传奇,而后不过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选择了牺牲自己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世间绝对不是只有那些污秽,在世间各地,都肯定会有一批人在默默为了这个世界付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开口道:“谢意,当初那桩恩怨,今天看起来就要一笔勾销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谢意听着这话,头也不转,不过还是看着城外,一言不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关天雄和白望两人对视一眼,那什么旧恩怨,说实话,两人从来都不知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自顾自说道:“当年一事,我并无过错,你非要不依不饶,我能留你一命,已经不错了,你自己过不去这道槛,才是他你这些年境界停滞不前的根本,说实话,怨不得任何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谢意额头上青筋毕露,很显然被这么一番话便乱了道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接着自顾自道:“不过现在,没什么意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缓慢站起来,沉声道:“谢意,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堂兄,那就……不要着急死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未落,整座蓝玉关摇晃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座关隘大阵,此刻正在经受十数个千秋境强者的联手轰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即便是再怎么坚韧的大阵,在这个阵势之下,也会很快被人轰碎,这一点,毫无疑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轰碎之后,他们这三位守关人,除去厮杀搏命之外,还能做些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人神情都凝重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意忽然深吸一口气,看向这个亲缘关系说不上多少的剑仙,淡然道:“谢氏一族,不是只有一个谢须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随着他这句话说出,大阵轰然破碎,三人没有犹豫,纷纷化作一道光华,迎上外面的修行者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时间,光华炸开,四散而去!


        

天幕之上,璀璨不已!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看着那一幕,有些遗憾的想着当初的那桩事情,族弟谢意和他两人,是谢氏一族里最出彩的两人,可惜身为堂兄的谢宝山,不管是做什么事情,都要比谢意更好,处处压人一头,如此一来,时间一长,谢意自然便有不甘,生出来别的心思,趁着谢宝山闭关修行的当口,便将他的一味药草调包,险些导致当时的谢宝山身死,两人也是那个时候有了仇怨,本来依着那个是谢宝山的脾气,当即便要将谢意打杀,但族中多人阻止,也才作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即便是如此,谢意仍旧被流放,顾氏宗谱之上,没有了他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膝上的长剑锈斑一点点掉落,谢宝山低头自顾自道:“谢意,我若是今日能活着离开,我会让他们把你的名字加上去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若是当初谢意因为一念之差才铸成大错,那如今,他早已经可以赎罪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两人相见,也太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想起那段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,族弟谢意和他曾是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兄长,我们有一天也能成为很了不起的人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何不能?我们不比任何人差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兄长,以后我会你更厉害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切都有可能,我不会让着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哼,我才不要你让呢,我会比你更好,我会让他们知道,我才是族内最出彩的那个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回过神来,城外已经悄无声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十数道身影来到城头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三人,只杀了一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看向坐在屋顶的谢宝山,漠然无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也看着他们,淡然无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人之力,能有多强?


        

我谢宝山一人,今日一人战这十九位千秋,不论生死,怕是都足够名垂青史了吧?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自嘲一笑,到了这会儿,这名声还有什么用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一起来吧,我也不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这话,谢宝山又自顾自道:“可不是得一起来??难道这帮人还讲规矩,一个个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罢,膝上那柄古剑的最后一块铁锈也掉落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后谢宝山便站起来,提着那柄剑身清亮的长剑,自顾自道:“好不容易找到柄剑,这就要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说道:“我他娘还没活够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边的修行者也没有兴趣再听他的废话,各自气机翻涌,朝着谢宝山而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可不是一位两位千秋境,而是整整十九位千秋强者,同时朝着谢宝山而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自嘲道:“还真看得起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天地之间,一道道剑气起于蓝玉关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肉眼可见,一道道青色,有婴儿般手臂粗细的剑气,正在朝着天幕而去,而置身于这片剑气之间的谢宝山,显得无比淡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昔年,他曾可和晚云真人争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天资高绝,仗剑世间,看尽风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后他黯然多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到再度在世间出现,是在烂柯山出剑,他斩杀两位千秋,让世间再次知晓他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,他再度踏上战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人面对多达十九位异域千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收回那些心神,看着那十数道光华,出了一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蓝玉关中,无数剑气生起,本是壮阔景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随着谢宝山递出一剑,那些已经涌向天空的剑气却忽然合拢,形成了一道粗壮剑气,随即落下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光华当即被这一剑刺中,就此消散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剑之威,斩杀千秋!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默然无语,仿佛这一切,都在意料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杀人而已,我谢宝山,最擅此道!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后是同时落下两道剑光,分别撞向两道光华!


        

又是两人毙命!


        

眨眼之间,剑仙谢宝山,连杀三人!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位千秋,在谢宝山剑仙,仿佛便是纸糊的一般,轻易可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是千秋境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数道光华不得不在远处停下,现出身影,不敢出现在谢宝山一丈之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人对视一眼,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弹指之间便斩杀三位千秋,如果谢宝山也是一位千秋境,那便真是让人感到恐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看了一眼手中长剑,笑眯眯道:“我真是个千秋境,不骗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在说话间,一道剑气便一雷霆之势撞向一个千秋境,在众人眼皮子底下,一剑就斩杀了那个修行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脸色出现一抹不同寻常的潮红,轻声道:“死了四个了,这次死了也值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人对视一眼,然后各自运功,气机流转,以最强姿态纷纷撞向谢宝山!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已经折损了四人,那就再死几个也没什么关系,但总要把眼前这个古怪剑修斩杀才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眯眼,神情不变,历来天才剑修,到了千秋一境之后都会悟出属于自己的千秋一剑,之前顾泯在祀山悟出一剑,他谢宝山更是早些年便已经悟出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剑光遮天蔽日,璀璨无比!


        

为首最先临近谢宝山身前一丈的那位,此刻只是看到一柄璀璨长剑,而后便感觉胸口一凉,自己身上的气机在此刻疯狂流逝,像是开闸泄洪一般,一泻千里!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这一剑,穿心而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清瘦的男人,手提一柄才找到的剑,在蓝玉关内,大杀四方!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幅景象,只怕是早已经不比当初的顾晚云差几分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意在临死前,曾对谢宝山说,这谢氏不止一个谢须臾,他谢宝山在此刻也可以说,世间剑道,不止一个顾晚云!


        

趁着那一剑的空当,谢宝山腾出双手用来揉了揉自己的脸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后迎上剩下众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人一剑的谢宝山,迎上多达十四个千秋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哪怕他在大战之前往前踏了一步,走到了千秋境的尽头,但如今面临如此多强者,也会有力竭身死之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太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又能如何?


        

无非一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绝对是世间最为精彩的景象之一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道磅礴的气机朝着谢宝山涌去,但很快便被那些无处不在的剑气搅碎,


        

磅礴无比的剑气,充斥在这片天地之间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消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已经又有好几个千秋境的强者死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剩无几的几人对视一眼,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下一刻,剑气稍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人心中大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纷纷出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下一刻,剑气突然又强盛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卷起一个千秋境,只是一瞬间,便将其斩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此刻已经站立不稳,身体颤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身体透支得厉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对面还剩下六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十九位千秋,谢宝山一个人杀了十三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这些都是在谢宝山还未破境云海的时候做出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战,足以载入修行者的史册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来即便是顾晚云,也无这等战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此刻,谢宝山也是没了再出剑的力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谢宝山看着手中剑,轻声道:“算你运气好,这世上多少神兵利器,可有一柄能像你这般,能杀这么多千秋境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谢宝山又豪迈大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吐出一口浊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六位千秋,同时出手,杀向谢宝山!


        

下一刻,谢宝山将会尸骨无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位剑仙,即便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豪华战绩,但他谢宝山,以后只能活在人们口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缕风吹过,谢宝山感觉有些凉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刻,他恍惚出神,都快忘了当前的险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恍惚中,他好像看到有个女子在对他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,“谢须臾,你在我心里才是举世无敌的大剑仙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章节名应该是来自于那年那蝉的简介,我没看过那本书,但应该是本好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