!DOCTYPE html> 第1章 两个馒头_小千岁_其他小说_万博聊天
夜间
落秋中文 > 小千岁 > 第1章 两个馒头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https://www.xianghong26.cn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江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烟雨绵绵连下了几日,整个祁镇都看着雾蒙蒙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跟着自家公子到了祁镇东边的育孤堂,指着眼前的一批局促不安的孩子,低声道:“公子,这是最后一批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看着身前站着的这些孩子,他们穿着旧衣,脸上洗的干净,怯生生的看着他时,眼里全是惶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前的人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无论是一看就精贵的衣料,还是如同仙人的容貌,就连腰间挂着的金丝香囊,都无不昭示着他身份高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没在这些孩子里找到想找的人,眉心轻皱:“没有其他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回公子,这育孤堂里十二三岁以上的孩子都在这里了。”石安低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失望,抿抿唇朝着石安说道:“让他们回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闻言就知道,这些人没有自家公子想找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挥挥手让人将这些孩子带走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对着他道:“着人送些银子和吃食过来,修葺一下这里的房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这一路上已经办了不止一次这差事,熟练的将五十两银票递给了旁边那笑得脸上都起了褶子的老人,又与他交代,稍后会有人来修葺房屋,送些米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得了千恩万谢,等从育孤堂出来,就见马车里自家公子皱眉沉思的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公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回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赶车,到底忍不住扭头:“公子,您离京都已经两个多月了,入了江南之后就找了一路,您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靠在车壁上沉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忍不住道:“我不知道您要找的到底是谁,可是您这么到处找也不是个办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真那么要紧,不如将要找的人的模样画下来告诉这边官府,让他们帮忙去找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实在是费解,自家公子是沈家嫡子,年纪轻轻就已入朝堂,深得陛下信重,与太子关系也是极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向来冷静自持,为人清正,可谓是君子端方的表率,可就在两个多月前,公子却突然说要来江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寻了个南下巡查的差事,可石安却知道,公子是来找人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夫人寿辰在即,老爷也已经来信催过两次了,说就连太子殿下都已经在询问您何时回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听着帘子外面的声音,揉着眉心时,也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为着一个梦,他居然眼巴巴的跑到了江南找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个月前,他跟太子出门狩猎,为救太子摔下了马,后来昏迷了两天做了一场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梦里太子在两年后身亡,皇室倾轧,朝堂乱成一团,沈家也因太子之故受了牵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名叫薛诺的人横空出世,他性情阴戾,手段狠辣,明明是男人却长着一张妩媚至极的脸,被人从江南选中与一批扬州瘦马一起送入四皇子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本是以色侍人,后却凭空崛起,突然成了四皇子亲信,挑拨四皇子夺权,暗中投靠三皇子与其相斗,又拉拢朝中大臣投奔康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梦断断续续不甚完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就看着那人隐在暗处搅弄风云,暗害忠臣,挑唆朝中各个势力彼此争斗,又认了掌印太监冯源当了义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人与冯源沆瀣一气,内外勾结,最后在朝中诸人斗的大败之下,坑了康王谋害陛下,推了年幼的六皇子上位,成了权倾朝野的千岁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扶植着傀儡,囚禁了皇室,将整个朝堂当成了猎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京中血流成河,百姓民不聊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看着沈家众人与人联手想要推翻薛诺不成,被他赶尽杀绝,看着自己被他满是戏谑的堵在了沈家祠堂,似笑非笑的说着“沈家玉郎不过如此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梦惊醒,沈却只觉得浑身刺骨的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原也只当成一场梦,可后来那梦境反复出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邪魅青年高坐庙堂之上,桃花眼尾微翘地瞧着下方诸人,仿佛玩乐一样说着“杀了吧”的样子,几乎成了他的心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日日夜夜扰得他不得安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断断续续的梦境,跟现实开始重合,梦里出现的事情,在现实也有了迹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做了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亲自下了江南,想要找到梦里那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他入京之前,将人斩草除根!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家玉郎光风霁月,刚正不阿,却头一次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,生了这么大的杀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只隐约记得,那薛诺是个孤儿,最早是被人在育孤堂找到,因为容色出众被带回去与瘦马一起训练,后才送往京中四皇子府,算年纪差不多十四、五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找了这么久,几乎翻遍了江南附近的育孤堂,却始终没找到梦里那人,连沈却自己都开始怀疑,自己那场梦到底是真是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公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见里面没有声音,不由低声劝道,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人要是真的重要,不如我留下来替您继续找,您先回京城替老太太贺寿,免得二房的人回头说嘴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必了。”沈却轻叹了声,“回去收拾行礼,准备回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顿时欣喜:“公子不找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找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眸色微黯,既然找不到这人,就只能盯着四皇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是那场梦是真的,那薛诺早晚会出现在京城,也会如梦中一样,在四皇子府掀起风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江南润泽,雨水颇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马车回到暂住的柳园时,外头细雨绵绵已经淋湿了青石地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园在祁镇最为富贵之地,标准的江南宅子,临水而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门前淡雅不失巍峨,青墙高耸,门栏雕画,绵绵细雨落于房顶积少成多,顺着外翘的房檐落下时,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小的水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坐在马车上还未下车,就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吵闹声音,撩着帘子看去,见那边一群人围在一处宅邸之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边在干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看了眼回道:“那是扈家,跟礼部的扈侍郎有些关系,看样子像是在招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疑惑:“招工怎么不去牙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说道:“公子不知,前两个月延陵那边遭了水患,不少灾民都涌到了祁镇这边,这些灾民为了讨口吃的,什么脏活累活都愿意干,而且比牙行那边的价钱还要便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听说扈家过几天要嫁女,因是高嫁,对方又是勋爵人家,为人颇为高调讲究排场,想必扈家这边也是临时想要多招几个下人,到时候好能充充场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闻言不甚感兴趣的扫了一眼,收回目光想要先回宅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谁想就在这时,那边人群推攘起来,像是为了争夺招工的名额起了争执,一群人先是吵吵嚷嚷,后面到了动手的地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贵人招我吧,我要的不多,一天二十文钱就行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十八文,管饭就好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十五文,我只要十五文就够了,什么活儿我都能干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场面瞬时混乱,人群嘈杂时,后面的人推着前面的不断向前,争先恐后的朝着扈家管事的跟前凑,最后一个黑瘦身影愣是挤退了其他人冲到了扈家门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比他们聪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比他们能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天两个馒头,让我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,撩着帘子下意识地朝着那边望去,就见黑瘦身影微仰着下巴露出的侧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如遭雷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一件事情想的不是他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梦中那人,而是梦里那个趾高气昂,锦衣华服的千岁爷,一天只值两个馒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