!DOCTYPE html> 第2章 坏她好事_小千岁_其他小说_万博聊天
夜间
落秋中文 > 小千岁 > 第2章 坏她好事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https://www.xianghong26.cn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黑瘦少年的话惹了众怒,大家都是来招工的,你说大话夸夸自己就得了,踩着他们上位算是什么事?!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人一把就扯着他衣裳将人拉了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小子牛皮吹破天了,两个馒头能顶什么事儿,我看你就是来捣乱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贵人别听他的,您瞧他这瘦的跟猴儿似的,怕是连个水桶都提不动,哪有我精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少年被拎着衣裳脚尖离地,瘦巴巴的像是风一吹就没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围全是哄笑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少年双眼一沉,脸上霎时就见凶狠之色,转身就抱着那人腰身朝前一撞,将人撞个趔趄时再转身一脚踢在那人腿腕上,瞬间就将人按在了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人疼的叫出声来,双膝落地时咚的一声好像连地面都磕碎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诺反手压着他嘲讽:“长得壮又怎么样,还不是个废物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被按着的那壮汉大怒之下就想挣扎,却不知道被捏住了哪里的软筋,顿时疼的嗷嗷直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诺抬头时一双眼又黑又亮,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管事的,与其招这种废物,不如招我,一天两个馒头,让我干什么都行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的管事看着眼前的半大小孩儿,极为心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府中这次要招二十个壮丁,夫人给的价钱是一个人一天三十五文钱,做到大小姐出嫁为止,也就是还有大半个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因是招的临时工,月钱是一日一结,上头银子已经拨下来了,回头发工钱直接从他这里出,这些人价钱压得越低,他就能落得越多的好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个馒头的工价,无疑能省更多银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慢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扈家管事张嘴就想答应下来,却不想就在这时,有人从人群外走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的管事抬眼看去,就瞧见那人颇为眼熟,好像是隔壁柳园住进来的那人身边的随从,他记得他家老爷还专程过去拜访过柳园的主人,言行恭敬的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上前说道:“我是隔壁柳园的人,这位管事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管事迟疑了下,起身跟着石安走到一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低声朝着管事说了两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管事惊讶抬头:“你家公子当真这么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点点头:“我家公子说了,贵府既是要办喜事,自然是想要热热闹闹平平安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些流民不知人品底细,鱼龙混杂之下谁也不知道有什么人,贵府毕竟是要与贵人结亲,万一有那野性难驯性子凶狠的,到时在喜宴之上冲撞了宾客,伤的还是贵府的颜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贵府与柳园是近邻,我家公子与扈侍郎也算相识,你们若缺人手的话,可直接从柳园借调一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的管事脸色一变就想拒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从柳园借调自然是好事,可那些银子他岂不是也赚不着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像是知道他想说什么,继续道:“当然,柳园也没太多空闲之人,顶多借你们几人用作到时招待来客,至于剩下的那些粗使杂役,你再随便招几个就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反正干粗活的,只要手上有力气老实本分的就够了,你说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那管事闻言心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可是听府里的人说过,柳园的那位沈公子是从京中来的贵人,如今又知他与扈侍郎交好,他们只是扈家旁支,这次好不容易才攀上京里头的贵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是老爷知道柳园的人愿意帮忙,肯定会十分高兴,而且柳园那些下人一看就跟他们镇上的人不同,届时招待京中那些人时他们府中脸上也有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当真愿意借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开口,又哪能反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管事闻言连忙应了下来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多谢沈公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安笑了笑:“你先继续招人吧,等你这头弄好之后,需要用人时直接来柳园领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那管事千恩万谢的将石安送走,等人出了人群之后,他就直接说道:“好了,这次府里只招十五个粗使杂役,老人小孩都不要,要身体强壮能吃得了苦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诺连忙开口:“管事的,那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那管事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的半大小孩儿,之前没注意,可刚才被人一提他才反应过来,府里马上要办喜事了,到时候来的都是贵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小孩儿性子太过凶狠,动辄伤人,虽然工钱便宜却容易惹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万一在府里惹出事情,他也要跟着吃排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反正台面上缺的人有柳园的补齐,他招的只是干粗活的,不用那么机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管事接挥挥手道:“我们扈家招人都是要老实本分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诺脸色一变:“我很本份的,我只求口饭吃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说了,不行就是不行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那管事有些不耐的伸手一推,薛诺冷不防的直接就倒退了一步,脚下也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一崴就栽倒在地上,就听到那管事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赶紧起开,别耽误了我招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后面的人赶紧的,二十岁以上,身体强健的青壮年都可以上前,其他人散开些,别堵着大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后面的人听说只招十五个人,一些女人老人都退了开来,符合要求的青壮年都是围拢上前,之前被薛诺压着的那个男人更是趁机踩了薛诺一脚,等上前之后,也幸运的被招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扈家的管事很快就选够了人,被选中的都是满脸笑容,纷纷跟着回了扈家,而没选中的那些人悻悻然的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诺从地上爬了起来,满是不甘的看了扈家大门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明明感觉到刚才那个扈家管事都要答应她了,可为什么突然变卦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要是进不去扈家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薛诺想起那个打断了扈家管事话的人,扭头四下看了一眼,就看到不远处停着的马车,刚才跟扈家管事说话的那人就站在马车旁边,马车上垂下的帘子被一只手轻撩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猝不及防就对上了薛诺的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和梦中那人比对,不远处站着的少年皮肤黑了些,身形瘦小了些,浑身脏兮兮的,唯独那双桃花眼却和梦中的人如出一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比起梦里那个肆意张狂,对着朝堂满是戏谑的青年,眼前这少年却要稚嫩的多,那双眼里涟漪轻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明全是被人坏了好事的恼怒和不甘,却满是隐忍的压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却以为,她会上前来质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却不想薛诺只是定定看了他们两眼,转身就走。